<xmp id="44oos">
  • <xmp id="44oos">
  • <nav id="44oos"><code id="44oos"></code></nav><menu id="44oos"><tt id="44oos"></tt></menu> <menu id="44oos"><tt id="44oos"></tt></menu>
  • 經濟
    【財經觀察】東風西風交匯 香港網紅新潮流
    2022-05-08 01:25:12原創 來源:香港商報 責任編輯:楊穎婕

     近年看電視的香港市民愈來愈少,一方面是電視行業缺乏競爭,質素每況愈下,更重要的是,當下市民尋求資訊娛樂,首選都是各網絡平臺。事實上,資訊爆炸的時代,近年各類題材內容湧現眾多網紅,不少頂級網紅粉絲隨時上百萬人,比眾多電視明星更有號召力,自然成為廣告界新寵兒。

     今天做明星,未必要靠演電視劇或拍電影,自力更生做網紅也可以。網紅是網絡紅人的簡稱,又可稱為網絡名人、網絡明星,通常指在網絡出名的自媒體人物。事實上,現時做自媒體人也簡單,基本上在各大網絡平臺開設賬戶即可,由於智能手機普及,一部手機已可以拍攝、剪接及處理視頻,故近年全球自媒人數目爆增。

     不同語言、不同國家、不同城市地方、不同題材內容都有各自的網紅,通常每個網紅都有各自的地盤,例如專攻某個平臺,另有一些網紅則在多個平臺都有賬戶,累積的粉絲眾多,另一方面,中國內地的網絡平臺與海外的網絡平臺,基本上是兩個世界,故統計上網紅受歡迎度頗為複雜。

     香港市民習慣看YouTube

     以全球最多人看的視頻平臺YouTube為例,居住英國的瑞典人Felix Kjellberg,網名叫PewDiePie是YouTube平臺首席YouTuber,他通常製作些遊戲及搞笑內容,在2019年他的粉絲已達1億人,到2021年累積的訂閱者多達1.11億人。

     YouTube平臺都有眾多香港網紅,例如明星林芊妤(Coffee),以往她在電視臺工作紅不起來,但轉戰YouTube平臺教瑜伽就愈來愈紅,奇就奇在她結了婚生了孩子依然人氣不減,2020年林芊妤更成為香港最前列YouTuber累計有160萬訂戶。

     香港亦有網紅衝出國際,例如網紅Sam Chui崔佳星,他在內地出生,在香港讀書,做過投行分析員,現時是全職做航空業界自媒體網紅,以英語介紹各類航空業新見聞,在全球周圍飛,累計有293萬位訂閱者,在航空業界知名度名列前茅。

    微信截圖_20220508013155.png

     小紅書慢慢種草

     大部分港人都喜歡瀏覽YouTube,看臉書和Instagram等美國網絡平臺為主,不過近年內地不少熱門視頻AppS也開始慢慢走入港人生活,小紅書就是其中之一。

     「麻省女工」是一位80後小紅書教育博主,主要分享一些學習心得。來自上海的她,形容自己是戴眼鏡的香港打工人,她曾在投行實習,現時仍在麻省理工進修,已累積了2.8萬粉絲,她在接受本報記者採訪時表示:「一年前參加一次市場調查focus group,聽到另一個local參加者分享,說她經營個人小紅書好辛苦。當時我還沒聽過小紅書,好奇下載看看?!?/p>

     「麻省女工」表示,「小紅書氛圍鼓勵博主去分享高質素、乾貨類別的用戶自製內容,所以我最後選擇在小紅書開啟博主之路?!顾X得做博主最大的學習心得是輸出強迫輸入。自己雖然在其他人眼中是學霸,但還需不停更新知識;同時也認識到很多志同道合的朋友,包括其他知識博主、讀書會的朋友、粉絲群的小夥伴,來自世界各地;更可一嘗「創業」和「經營個人品牌」機會,這是一般職場打工人比較難有的體驗。

     據了解,小紅書博主相當部分收入來源,來自小紅書的分成,多寡取決有多少用戶點心心來點讚?有多少訂閱戶?市傳小紅書的內部資料,小至5000以下粉絲的,稱為腳部博主;1萬上下的,稱為腿部博主。5萬上下粉絲的博主算是腰部,往上推還有胸部和頭部網紅博主。

     網紅有抱團勢頭

     不少熱門的網紅相當吸引廣告商注意,據聞,頭部網紅如易夢玲一篇小紅書或者抖音的博文價格達50萬元人民幣,易夢玲是時尚博主,平日分享她美貌如何打扮,她有多達293.4萬粉絲,在抖音更有多達937.7萬粉絲,在各大平臺更有不少片專門分析易夢玲怎樣化妝,在網絡熱搜程度媲美不少當紅女星。

     記者發現在這兩年網紅數目暴漲,從幾千到上萬再到幾十萬的都有,而且還呈現出抱團形式,從最早的單槍匹馬到如今,有專門的帶貨群,香港本地的網紅帶貨也日趨成熟。雖然各大熱門平臺的本港博主如雨後春筍,但有心不怕遲。在小紅書有5.4萬粉絲博主「tina姐姐姐」表示,疫情之下,更多人居家辦公,又或者不能出去旅行,從而更喜歡刷手機看線上內容。她認為香港現時市場空間還有很大,因為相對起步晚,市場尚未飽和。

     綜合各網紅成功法則,離不開幾個層面:第一是垂直內容,即將某一個題材做深、做多、做好;其次,更新頻率要夠高,有足夠的黏貼性;最後是要有實質,甚至是攻略建議。

     疫下網紅 數目增長勁

     2022年2月在美國納斯達克上市品牌營銷數據服務公司IZEA,該公司運用人工智能技術,搜索到超過1500萬份社交媒體網紅的資料,比2021年2月的1000萬份資料增加50%。IZEA主要搜索來自海外網絡平臺如博客、推特(Twitter)、Pinterest、Instagram(IG)、抖音TikTok和YouTube的資料和內容,雖然沒有包括中國內地網絡平臺,但可見全球自媒體創作者的數目不斷在擴大。

     據網紅營銷網站Influencer Marketing Hub統計,僅在2021年,全球網紅營銷相關服務產品的數量就增長了26%,達到18900宗。時裝品牌Zara是Instagram上被提及最多的品牌,其覆蓋面估計為20.74億次,而網上電影平臺Netflix是抖音TikTok上最受用戶關注的品牌。

     今年網紅營銷市場規模164億美元

     據統計,有超過75%的品牌營銷企業打算在2022年將預算用於網紅營銷,而68%的營銷人員計劃在2022年增加在網紅營銷上的支出。全球已有超過5000萬人認為自己是內容創造者,預估全球網紅行銷市場規模將在2022年成長到164億美元。

     美國財經媒體《福布斯》指出,這幾年全球各地民眾更多時間留在家抗疫,上網時間更多,自然更加留意在各大網絡平臺的資訊,福布斯引述調查指Instagram網紅在疫下多獲67.7%讚好及多五成留言。最多人觀看的內容與疫下減壓有關,例如冥想、煮食、健身,觀眾以35歲以下人士為主。

     2021年5月,由中娛智庫、抖音、浙報集團重點實驗室及今日網紅聯合撰寫的《2020年中國網絡表演(直播)行業發展報告》,該報告統計,根據23家平臺匯總數據,截至2020年末,中國網絡表演(直播)行業主播帳號累計超1.3億,市場規模達1930.3億元人民幣,較2019年有顯著提升。

     從營收模式來看,打賞仍是直播平臺和主播的主要收入來源,直播平臺打賞收入佔行業收入的75%左右,佔主播收入的35%至45%,而泛娛樂直播平臺的打賞收入佔總收入的比重超過90%。

     直播帶貨在港漸流行

     網紅直播帶貨對港人相對是新鮮事物,在疫情之下才漸冒起苗頭,如本港家居用品連鎖店實惠在2020年6月中,就率先推出「實惠家私直播臺」,請來兩位前新聞主播小飛俠林燕玲和蔡雪瑩在臉書Facebook專頁直播帶貨。近年香港不少商場也在疫情期間找過本地網紅直播帶貨。

     新世界發展(017)旗下尖沙咀K11 MUSEA商場,推出幾場由網紅先行造勢的市場推廣活動,以做熱市場氣氛。據K11 MUSEA內部人士透露,疫情期間的幾個聖誕及情人節商場都布置了相應的拍照打卡地方,希望更多的吸引顧客,因而在預熱之前也會找IG以及小紅書的博主前來拍照打卡,事先發到平臺吸引顧客,達到了不錯的效果。

     香港旅遊局也有邀請網紅宣傳一些新項目,比如港鐵屯馬線剛通車的時候,也會有針對的選擇和網紅合作推廣該線周邊的美食和景點。前段時間西九龍文化中心的M+博物館未開幕也先火起來,也得益於邀請了城內不少網紅現場拍照,網紅專業拍出來的大片吸引了很多市民前來打卡,據說M+博物館剛開的時候,網上預約已經拍到了一個月之後。廣告業界坦承,現時網上廣告的供求增長快,甚至已可超越傳統廣告,網紅效應可見一斑。(記者 姚一鶴)

    頂圖:港星Coffee 靠做自媒體成為網紅,比在電視臺工作更紅。

    香港商報版權作品,轉載須註明出處。
    掃碼瀏覽
    分享
    苍井空绝顶大高潮,受被绑在床头做到崩溃H,欧美精品国外破除大片扒开特写
    <xmp id="44oos">
  • <xmp id="44oos">
  • <nav id="44oos"><code id="44oos"></code></nav><menu id="44oos"><tt id="44oos"></tt></menu> <menu id="44oos"><tt id="44oos"></tt></menu>